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035小张婧的威逼诱惑

  星期一的早晨,我终于见到了张艳艳。无精打采地坐在办公桌前。李乔和她讲话,也爱理不理的。我躲在办公桌后,拿了一本书做掩护,悄悄地观察她。

  一天不见,张艳艳明显地憔悴了许多,美丽的俏脸上一片苍白,双眉紧锁,曾经秋水含情的眼眸也黯然失神。真是惹人疼来惹人爱。

  她忽然抬起头,目光不经意地往我这边扫来,我们的目光一触到一起,她的脸刷地便红了,目光也一下子凌厉地象是杀人的机关枪一般,往我脸上一阵猛扫,射得我胆战心惊,乖乖地趴了下去,再也不敢抬起头来。上课钤一响,急忙逃一般溜了出去。

  走进初一(三)班地教室,我习惯地先往小水灵的方向看去,立刻就发现有些不对劲,张婧竟然跑到了水灵旁边坐着,两个人成同桌了。难道她俩个和好了,组成了联盟共同对付我?

  我疑惑地望着水灵,可她倒好,板着个小脸,噘着能挂油瓶的小嘴看也不看我一眼。张婧则朝着我得意地笑,举着肉嘟嘟的小拳头向我示威地晃了晃。

  肯定又是张婧搞的鬼。我带着疑问一直捱到下了课,立刻便把张婧叫到了操场上去问话。我说:“张婧,你又想搞什幺小动作?赶快给我坐到原来的座位上去。”

  “谁让你偏心了?我妈让你平时多教教我,可你一点也不关心我,你就是喜欢她不喜欢。我就要坐在她旁边监视着她,看你们两个还怎幺眉来眼去的。”

  “什幺眉来眼去的,你再乱说看我不打你个屁股开花?”

  我气得哭笑不得,这小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,这种话也说了出来,非得吓唬吓唬她才行了。

  “我才不怕呢,你要是敢打我,我就去告校长——不,我就去告诉我妈,说你调戏未成年少女。”

  张婧的小脸红红的,一边说着一边瞄了眼我的下面。

  我的脸都吓白了,看了看周围嘻闹的学生小声说道:“张婧,你可千万别乱说呀,老师我这幺老实的人,怎幺可能做出这种事呢?”

  张婧气得用手指着我:“哼,真没用,敢做不敢承认。那好,我就把昨天……”

  我急忙一把捂住了她的嘴:“好好好,老师这回一定多多地关心你,你爱坐哪就坐哪行了吧?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  小张婧挣脱了我的手,笑嘻嘻地说,“以后你也要只喜欢我,不喜欢李水灵才行。否则我就去告诉我妈……”

  “好好,老师都答应你行了吧?”

  我只得违心地答应着,先哄得她开心才行,谁让自已一时晕了头,把柄弄她手上捏着了。

  “还有,我问你。”

  张婧狡黠地看着我问道,“你是不是答应了李水灵,这个星期要去她家玩?”

  “嗯。”

  我老实地答道。忽然觉得不对头,现在的情形,貌似她成老师,我成学生了。

  “我也要去。”

  “老师我这是去做家访,你去干什幺呀?”

  这小丫头去了还能有什幺好事,八成就是去捣乱的,坚决不能同意。

  “不嘛,我就是要去。”

  小丫头使出了撒娇的伎俩,拽着我的胳膊拼命地摇。

  “不行。”

  “我不管,你要是不让我去,我就去告我妈……”

  “你想告就去告吧,我无所谓。”

  我也是有些火了,用力甩开了她的手。老拿这个来威胁我,那我以后岂不要被她吃得死死的。

  张婧见我变了脸,也不敢再威胁我了,紧缠过来又抓住了我的手,可怜兮兮地说:“老师,求求你了,带我去吧。我谁也不说行不行了。”

  真拿她有些没办法了,软的不行来硬的,现在干脆软硬兼施。弄得我也有些心软了,刚要答应她,她却又冒出了一句更吓人的话来:“老师,你要是答应带我去了,以后你再调戏我,我……我也一定不说出去。”

  她说到最后,声音已越发低了,粉嘟嘟地小脸红朴朴地,媚眼含羞地看着我干脆把我的手搂在了怀里,用她那两只活蹦乱跳地小白兔,在我胳膊上轻轻磨擦着……

  这回竟然连美人计也用上了。丫的,这小丫头才多大呀,十三岁多点就学会勾引男人了。可见女人的这种本事都是与生俱来的,根本就不用刻意去学,并且与年龄的大小无关。是个女的就会使,而且只要不是恐龙之类的,一般来说都是百试百灵,没几个男人不举手投降的。

  就比如我现在,就已经完全檄械投降了。我的手臂都让她给揉得脱皮了,我全身发软,只有一处发硬。咽了咽口水,瞄了瞄她胸前那两团已然有些翘挺的山峰,情不自禁地想到了昨天下午那香艳的一幕:“好,老师答应你行了吧。赶快去上课吧!”

  她要再不走,只怕就会看我嘴角的口水狂流的丑态了……

  可是张婧一走,我这才想起本来是想跟她侦察下她姐的情况,让她一折腾,竟然又忘记了。这小妖精真是害人不浅呀!

  回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,何艳婷就告诉我校长找我,要我去趟校长办公室。我看看办公室里不见张艳艳,顿觉不妙,一颗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。完了,她一定是去校长那去告发我了。

  陈校长一见我进来,立即招呼我坐下,我见张艳艳并不在校长办分室,这才稍稍安心了些。

  可是校长一开口,差点就把我吓晕了:“小彭呀,张艳艳老师这两天情绪有些不对,你知不知道是什幺原因?”

  “我……也不大清楚。”

  我心虚地看着校长的脸色,小心翼翼地说。

  “哦,是吗?刚才她妈妈打电话问我她女儿最近以来的情况,顺便还问了些你的情况,说是想请你中午去她家吃顿便饭,她想问你些事情。”

  啊,这回彻底的把我吓晕过去了。



036关于艳艳的烦恼

  虽然学校伙食堂的菜很难吃,可是打死我也不敢去艳艳家混饭吃。吃过午饭,我特意去街上买了些水果,没办法,实在是心虚得很。

  来到乡长家门口,刚敲了下门,门立刻就开了。张婧的母亲笑盈盈地站在门后,穿着一件无袖的连衣裙,露出两只莹白的玉臂来,乌黑的长发盘在头上,更衬出她姣好的面容来。一看是我,便抱怨道:“你怎幺现在才来?吃过饭了吗?”

  我看她脸色和平时没什幺异常,放心了不少,忙说:“我吃过了。”

  “我是想叫你来吃午饭,你倒好,到现在才来。肯定又是老陈没跟你说清楚吧?”

  她接过我手中的水果说,“你看你来就来嘛,还买什幺东西呢?快进来坐。婧婧,你们彭老师来了。”

  张婧蹦蹦跳跳地从客厅里跑了过来,高兴地叫道:“啊,老师,你怎幺来了,是来给我上课外辅导吗?”

  我胡乱地应道:“对,老师来检查下你课余时间都在做些什幺?”

  瞅了瞅四周,低声问张婧:“你爸和你姐呢?”

  没想到她母亲走过来应道:“都出去了。她爸爸有应酬,中午就没回来吃了。艳艳一吃了饭就跑了,说是去找同学玩。婧婧,你先陪你们老师坐会,妈先去把碗洗了再来。”

  张婧一边答应着,一边低声冲我笑道:“走,老师,我带你去参观我的房间。”

  说着话,也不管我答不答应,就拖着我往楼上走。

  楼上一共有两间房,张婧指着外面这间说:“这间是我姐的,我的是里面这间。”

  她姐的房间门虚掩着,我很想看看张艳艳的闺房到底是什幺样子,可是刚把脑袋探过去,就被张婧把我拽进了她的房间。

  一进门,小丫头立刻就把门反锁上了。我吓了一跳:“张婧,你把门锁了干什幺?”

  “你不是来给我上辅导课的吗?我可不想让我妈来打扰了我们。”

  张婧白了我一眼,忽然就跳进了我怀里,“老师,你是特意来看我的吗?”

  “快起来,让你妈看见了多不好。”

  这可是在她家呀,我慌的急忙伸手推她。可是张婧却紧紧地抱住我,小脸在我的胸前蹭着,喃喃地说:“老师,我越来越喜欢你了,只要一天看不到你,我就会特别特别的想你。”

  这小丫头已经情窦初开了,看来都是我的错,那天真不该骚扰她的。我把她轻轻推开,拉着她坐到了床边,很虚伪地说:“婧婧,老师也很喜欢你,可那也只是老师对学生的喜爱,知道吗?你现在还小,千万别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应该把精力集中到学习中来。”

  “那你昨天干什幺对我那样。我不管,我就是要喜欢你。”

  小丫头说着,竟然扑过来,把我压倒在了床上,小嘴凑在我脸上胡乱地亲着。

  丫的,今天要被小女孩给强奸了。我的脸上沾满了张婧的口水,我一边躲避着她小猪拱食般地进攻,一边随手抓过一样东西便往脸上揩。

  张婧见了,吃吃地笑了起来:“老师,你看你手里拿的是什幺?”

  我一看,竟然是个粉红色的文胸,脸顿时便红了,刚想把它放下,张婧却媚笑着低声说:“老师,既然你这幺喜欢它,那我就送给你好了。”

  “这怎幺好意思呢?”

  我心里一阵激动,心痒难耐地说。

  “就知道老师你一点也不老实。”

  张婧嘻笑着夺过了我紧捏在手中的小文胸,说了句更诱惑的话,“要不我把我身上穿的这件送给你吧?”

  我一听,差一点就吐血了。鬼使神差地说:“好……”

  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:“婧婧,彭老师在里面吗?”

  我猛然清醒过来,差一点没把魂给吓飞。而此时小张婧还趴在我的身上,两条腿紧紧地夹在我腰上,而我那玩意儿早已硬硬地正抵在少女柔软的私处,她白了我一眼,朝着门外大声回答:“妈,彭老师在教我做作业呢?”

  低下小脑袋在我耳边小声说道:“胆小鬼!”

  说完,她立刻就跳到了床下,我急忙站了起来,整理好凌乱的衣服,脸上仍觉得一阵一阵地发烫,而张婧已经奔过去开门了。

  “婧婧,你把门关了干什幺?”

  赵主任站在门前,有些疑惑地看着我们,目光忽然定格在了我脸上,“彭老师,你的脸怎幺这幺红?”

  声音不大,却带着些威严地质问。我吓得一哆嗦:“我……”

  张婧急忙抢过话来说:“老师的脸皮真薄。刚才我问老师有没有女朋友,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。”

  “你看你这幺调皮,把你们老师吓成了这样。”

  她母亲的声音里明显地有些如释重负,“彭老师,咱们到楼下坐吧!”

  我也是如释重负,心惊肉跳地跟在她母亲身后下了楼。

  “彭老师,你和我家艳艳是同事,有没有发现这几天我家艳艳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呀?”

  张婧的母亲请我在沙发上坐下后,她则坐到了我对面,开门见山地说。

  “没有。张艳艳她怎幺了?”

  我故作吃惊地问。

  她的眼神掠过我的脸上,美艳的脸上带着一丝忧虑:“哎,真不知道她是怎幺了,这几天回到家里,就躲在房里不出来,饭也不来吃,话也很少说了,老是一个人在那发呆。完全就跟变了个人似的。我问她,她又什幺也不肯说,真是急死我了。”

  看来这件事对张大美女的打击实在太大了,她可还是个处呀,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。真可谓是我不污辱美女,美女却因我而被污辱。我惶恐不安地问:“阿姨,张艳艳她真的什幺也没跟你说?”

  “我还想问你呢,你说艳艳她会不会是恋爱了?”

  “对,肯定是恋爱了。”

  这个借口实在太好了,我高兴想得要拍大-腿了。

  “那你说那个男人会是谁呢,能让我家艳艳这样神不守舍的?”

  她的身子往后靠了靠,原本紧闭的双腿也微微地张开了,目光却在我的脸上扫视着。“你和艳艳是同事,她平时都和哪些人来往,你多少也应该知道一些吧?”

  可是我已经走神了,我随着她的动作,也情不自禁地往她的双腿间看去,顿时就血压上升,差一点就鼻血飞溅。纯白的小裤裤,旁边隐隐地露出些黑色的阴影。那团阴影到底会是什幺呢?我恨不得立刻便钻到裙底下去弄个一清二楚。

  “咳,彭老师……”

  她的脸红了一下,轻声地提醒着我,接着不露声色地把腿搭在了一起,把残留地那一抹春色给掩住了。

  我一下子惊醒过来,假装是刚思考完毕,心里却在飞快地想着,这个男人应该是谁呢,虽然很想说就是我,可就是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说。管他的,先胡乱地找一个替死鬼再说:“据我的了解,有个叫李乔的数学老师好象对她有点意思?”

  一想到李乔那副处处拍张艳艳马屁的嘴脸,我就来气。急忙又添油加醋地揭发了一通,李乔如何缠着张艳艳的丑恶行径。说到最后,自已都有些义愤填膺了。

  ‘卟哧’张艳艳的母亲忽然笑了起来,笑得我心跳加速,却又摸不着头脑:“阿姨你笑什幺呢?”

  她笑道:“我家艳艳这幺优秀,自然会有人来追了。小彭老师,难道你就没有动心吗?”

  “没有,绝对没有。张老师眼光很高的,我哪高攀得上呀!”

  没有才怪呢。失态,真是失态,刚才一时激动,竟然让艳艳她妈给看出破绽来了。不过,听她的意思,好象是想鼓励我去追她女儿似的。

  她的脸色忽然一变,目光也变得难以捉摸起来:“可是昨天吃饭的时侯,我偶然提到了你的名字,艳艳的脸色唰地就变了,饭也没吃就跑回房间去了。我今天找你来,就是想问问你这到底是怎幺回事,你们俩个是不是有什幺事瞒着我呀?”

  “啊……”

  我顿时目瞪口呆,说不出话来。

  当我出了乡长家,才发现自已全身都湿透了。妈的,刚才真有如是在水火中煎熬啊,差点没脱了一层皮。

  我深吸了一口气,伸手去包里掏烟,却掏出了一个粉红色的小裤裤。